top of page

Fed 六月維持利率不變,美總統大選成影響降息時點關鍵,11 月前降息有「雙向風險」,12 月或許是更佳選項


6 月 Fed 釋出的點陣圖。資料來源:Fed


美國聯準會 (Fed) 在 6 月會議後釋出的點陣圖 (dot plot) 顯示,高度集中在 2H24 降息 1 碼至 2 碼,Fed 在經濟預測概要 (SEP) 中指出目前總體經濟環境溫和成長,就業增長仍強勁,且失業率保持在低位。通貨膨漲在過去一年中有所緩解,但仍處於高位。也表示雖整體通膨目標持續往 2% 邁進,不過,依然不會貿然改變限制利率區間。


聯準會的市場溝通方式並不會明確給出目標指引,而是一直強調要以經濟數據的表現為參考依據,因為經濟是動態發展的,大部分的經濟數據皆是滯後指標,就像看著後照鏡開車一樣,Fed 要影響的其實是「市場的心理預期」,點陣圖是委員的投票結果,同樣也是引導市場預期的溝通工具。


很有趣的一件事,所有美股的投資人都在猜測 Fed 的想法,同時,Fed 也在想方設法引導市場投資人往「Fed 的目標」前進,整個市場走勢就是雙方互相猜測的結果。這也是目前聯準會不可能急降息的原因,因為溝通與看到預期實現皆需要時間,這對於投資人來說無疑是件好事,因為在市場溝通充足的情況下,股市估值大幅 Re-rate 機率大減,籌碼變動的頻率、幅度也大為收斂。


極光財金策略

Fed 對於經濟成長、通膨預測。資料來源:Fed


Fed 預期 2024 年實質 GDP 將成長 2.1%,1Q24 美國實質 GDP 為 2.9%,顯示 Fed 預期總體經濟還會繼續降溫,不過卻上調全年的通膨指標,PCE 自 2.4% 上揚至 2.6%;Core PCE 從 2.6% 調升至 2.8%,維持失業率 4%,顯示就業逐漸實現「再平衡」,勞動力市場趨於健康,且大眾消費能力在現階段的高利率環境下,依然具有韌性。這是好現象,但我也在思考,在利率已經處於限制性區間、經濟成長勢頭亦向好的情況下,降息有沒有可能催化「雙向風險」中,過早降息的憂慮?


9 月降息預測。資料來源:FedWatch


超過半數的市場分析師們預期 9 月將首度開啟降息循環,距離現在還有近 3 個月的時間可以觀察就業、消費等通膨關鍵指標,目前聯準會已透過收斂縮表規模以維持市場的流動性,而且美國財政部帳戶餘額 (TGA) 自今 (2024) 年 4 月,即開始自 9,600 億美元下滑至 6,672 億美元,流動性自財政部導入市場,美國貨幣供給 M1 的年增率也從 -5.12% 升至 -3.54%,同時,美國-彭博信用脈衝指數亦自前值的 -4.58% 上揚至 -2.77% ,顯示市場游資確實在增加,消費動能尚未停歇。


12 月降息預測。資料來源:FedWatch


市場對 12 月的降息預測與 9 月相比,顯然就沒有這麼絕對了,降 2 碼的人數較降 1 碼的人數僅多出 10%,代表市場開始有一派認為 9 月降息的條件似乎還不成熟。我認為造成這種訊號的原因有兩點,第一,經濟表現仍具支撐,消費借貸的回溫、健康的就業結構皆是「雙向風險」的觸媒,還需要觀察更多數據才能確認經濟降溫與預防性降息的時間點。


第二,今年 11 月美國將舉行總統大選,高機率拜登 (Joe Biden) 和川普 (Donald Trump) 這兩位老冤家將再一次對決,選舉行情的利多通常都在選前,用政策撒錢創造消費、就業與股市的榮景都是現任總統想做的,但跟聯準會想壓低通膨的意願相違,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的對抗將對股市產生衝擊,若聯準會在總統大選前啟動降息循環,可能會讓通膨迅速攀升,無疑火上澆油,屆時,聯準會只能再度升息壓制通膨,推升現有的限制性利率區間,使企業、消費者利息成本走高,市場很快就會面臨違約潮,經濟動盪傳導至市場信心,企業也給不出好估值,這是聯準會極力想避免的「雙向風險」另一面。


我認為結合經濟和政治原因來分析聯準會的降息時點,會比僅參考總體經濟因素更為全面,因為經濟和政治本不可分,除非經濟數據在這半年出現趨勢性改變,不然,我依然維持 Fed 在 12 月開啟降息循環的論述不變。


0 則留言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