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
強勢美元引燃全球供應鏈重整,風險趨避心理反讓市場催化「擁擠的交易」


美元指數走勢。資料來源:MarketWatch


強勢美元導致進口成本上升,並對各國出口商及其供應鏈產生影響,由於近六成的國際貿易結算貨幣採用美元計價,美元續強也會壓抑全球貿易的復甦。尤其對於以出口製造業的亞幣來說,相對於美元來說,亞幣相對便宜,這對臺灣、日本、韓國、東南亞等國家而言,會是雙面刃。


美元堅挺在通貨膨脹高企的背景下,一來將對非美貨幣國家產生輸入性通膨,壓抑消費購買力,另一方面,貨幣貶值對於出口商有利。以臺灣的產業結構來說,七成產業都與出口相關,臺灣央行的貨幣政策也多是以促進出口為主,臺幣貶值的情況看似對國家財富增加有益,卻也讓缺乏原物料的臺灣消費能力下滑,造成薪資漲幅停滯、物價上揚。在貨幣貶值、物價高企的環境下,放眼望去,只有房地產較能保值,促成了臺灣房價只漲抗跌的部分原因。


據 Bloomberg 的資料,全球輸入性通貨膨脹的影響在 2024 年 4 月達到 14 個月新高。韓國因韓圜貶值 5%,進口原物料成本上升,日本出口商也擔心日圓疲軟可能影響對供應鏈的採購成本上升,即便短期內受益於疲弱日圓,但長線來說,進口價格走揚,日本又會回到通貨緊縮的老問題上。


航運指標:


  • 洛杉磯港貨運:北美最繁忙的集裝箱港口,指數顯示航運量在 2024 年 4 月有所波動。

  • 新加坡輸送量:全球第二繁忙港口,顯示航運量同樣受影響。

  • 香港港口貨運:亞洲重要轉運港口,貨運量再次萎縮。


情緒指標:


  • 德國商業期望:根據 IFO 調查,約 9,000 家德國企業的商業信心雖正在改善,但仍低於歷史平均水準。

  • 美國新出口訂單:ISM 調查顯示,800 多名經理人對出口前景的期望下滑。

  • 中國新增出口:約 3,000 家製造公司報告出口前景受到壓抑。


出口量指標:


  • 韓國出口:關鍵出口貨物在 2024 年 5 月的前 20 天內,交易量明顯呈現疲軟。

  • 臺灣出口:作為電子產品的供應鏈樞紐,出口量亦不穩定。


以目前美國經濟獨強的情況下,即使美國聯準會 (Fed) 降息,與其它國家央行的利差縮小,美國強勁成長的經濟基本面依然能吸引大量資本流入,美元維持強勢的時間可能會比市場預期的更久。此外,強勢美元對全球貿易的影響不僅限於短期價格壓力,還可能引發長期的供應鏈調整和經濟結構轉變。


  • 供應鏈重新配置:由於進口成本上升,許多國家可能尋求本地化生產,以減少對進口原材料的依賴。這將導致全球供應鏈的重新配置,進一步影響國際貿易格局。


  • 匯率波動影響:各國央行可能加強貨幣政策干預,以應對匯率波動。這將進一步影響全球資本流動和投資決策。


  • 貿易保護主義抬頭:面對進口成本上升和出口競爭壓力,一些國家可能採取更多保護主義措施,這將影響全球貿易自由化進度。


  • 通貨膨脹壓力持續:強勢美元引發的價格上升將對全球經濟體帶來持續的通貨膨脹壓力,特別是對進口依賴較高的國家,例如:臺灣、日本、韓國等國家。


短期來說,出口導向國家確實能受惠於強勢美元,觀察製造業去化庫存的速度就能知道,不過,將時間拉長,這些國家將承受進口原物料、商品價格上揚的通貨緊縮風險,我認為這也許是黃金、貴金屬價格在高利率、通膨漸趨緩的情況下,還處在高企的部分原因。對於強勢美元的雙面刃,未來經濟走勢仍需摸著石頭過河,風險趨避的心理使價值儲藏的商品更有吸引力,不過,我想提醒讀者,「擁擠的交易」(Crowded Trades) 不僅會出現在股市而已,一但市場情緒改變,價格的變動也會相當劇烈。






0 則留言

Σχόλια

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