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
《正瑋的歷史私塾》明治維新(上篇):Shōgun 幕府將軍的修羅場─武士之殤


日本幕末武士。資料來源:kknews.cc


那是什麼?  四個前所未見的黑色巨船冒著滾滾濃煙,駛入江戶灣(東京灣),濺起千丈浪花,巨大的黑船似乎能將當時的日本碾碎成虀粉 。 江戶灣的海面波光粼粼,彷彿望眼就能直至世界的邊際,此刻,邊際與秩序已經裂解,新的時代將讓日本成為火與劍的修羅場。


西元 1853 年,美國東印度艦隊司令培理(Perry) 率領四艘黑色巨艦叩關日本,要求開港通商。黑船的到來不但震撼了德川幕府,也衝擊了平民百姓,從此,日本再也無法孤懸海外,過著桃花源記的日子。



培理。 資料來源:ThoughtCo.


培理帶著美國總統的國書,希望與日本通商,並供給美國船艦煤炭和糧食,不過,這些美國牛仔的小心思並不是這麼單純。19 世紀時,歐洲國家經過工業革命,急欲尋找原物料的產地與商品的銷售市場,清朝自鴉片戰爭後,接二連三的被歐洲列強打趴在地,1853 年的大清帝國正與太平天國鏖戰,國勢衰頹、國家財政近乎破產,美國若想將軍事影響力伸入清國,就必須在亞洲找到一個中繼站,不但可以在日本開拓美國商品的市場,而且日本的地理位置鄰近中國, 是個相當理想的補給基地。所以,逼日本開國,對於美國政府來說勢在必行。



黑船來航。資料來源:百度百科


隨著美國態度的強硬,日本的統治階層也分成兩派,一派主張「攘夷」,另一派則持「開國」立場。當時,德川幕府眼見美國的船堅砲利遠非日本武士所能抵擋,總不能用武士刀去砍鐵甲艦吧!於是只好被動開國,然而,憤青不是現在才有,這個世界上最古老的生物就屬蟑螂跟憤青。許多日本的中下級武士並不像幕府一樣可以了解許多外國的情報,只能情緒性的主張攘夷。不過,在實力面前,強者為所欲為,弱者卻難逃屈辱的命運,幕府屈服了。

1854 年三月三日,雙方通過《日美親善條約》,日本須提供美艦各項物資補給、難民救助、下田與箱館開港、派駐領事,以及單方面最惠國待遇。這是列強與日本簽訂不平等條約的開端,自此,日本與中國一樣,陷入半殖民地的危機。然而,用鮮血染紅的帷幕才剛剛拉起,日本即將迎來如人間煉獄的修羅場。


位於日本本州西南隅的長州(山口縣)和九州只隔著下關海峽。下關海峽連接著瀨戶內海與日本海,自古以來便是重要的交通要道。1863 年 6 月 25 日傍晚,一艘預定前往上海的美國商船在途經下關海峽時,突然遭到猛烈砲擊,原來,當地的長州藩私自派遣兩艘軍艦對外國船隻採取攻擊行動,但是,美國商船的航速較快,所以順利逃脫。13 天後,一艘法國軍艦經過下關海峽,生性浪漫的法國人在喝著奶茶、吃可頌時,突然,轟隆!船身劇烈搖晃,遠遠望見長州藩的軍艦在開火,法國人被打的莫名其妙,想放下小船去一問究竟,沒想到小船一放下去,就被轟成虀粉,只好倉皇逃離下關海峽。而且,三天後,長州藩又砲轟荷蘭軍艦。


此時,攘夷派就好像吃了興奮劑一樣,彷彿日本自被迫開國以來的恥辱皆在這三場砲擊中得到了充分發洩,不過,也得意不了幾天。五天後美國軍艦「懷俄明號」來到下關海峽,對岸上的砲台狂轟濫炸,擊沈兩艘長州軍艦。

位於九州南端的薩摩藩在 1863 年 8 月 15 日與英國艦隊開戰,沿岸砲台被嚴重破壞,室內有 500 戶民宅被燒毀。1864 年 9 月 5 日,英、美、法、荷組成四國艦隊再次炮轟長州,長州被炸到哭爹喊娘,9 月 14 日雙方媾和,拆掉所有砲台,以及賠款,經此一役,日本舉國上下認識到攘夷的不切實際,小憤青們在揉著被打爛的屁股時,慢慢冷靜下來思考日本的未來,自此邁向了新的歷史轉折點。


長州藩一直以來都是攘夷的急先鋒,隨著民眾對於這些「夷人」的不滿情緒高漲,攘夷風潮席捲全國,長州藩一度主導了京都的政局,但在 1863 年,會津籓 (福島縣)、薩摩藩發動政變,長州藩被逐出京都。心有不甘的激進攘夷份子在 1864 年 6 月 5 日於京都的「池田屋」密謀放火焚燒民宅,製造混亂,暗殺幕府要員,以及綁架天皇至長州,不過,世界上沒有不透風的牆,這個計劃被京都武裝警察「新選組」所知,許多長州藩士被新選組獵殺。此事讓長州藩怒髮衝冠大暴走,率兵進攻京都皇宮。


會津藩、桑名藩、大垣藩、薩摩藩組成 2 萬聯軍反擊,而長州藩只有 3000 人。在兵力懸殊的戰鬥下,長州藩慘敗,京都 27513 戸房屋被燒毀,811 條街道被摧毀,血腥味與硝煙瀰漫在這個幽靜的古都中,殘忍的殺戮鏤刻在處處可聞的悲鳴聲中。


經此一役,幕府出兵 15 萬征討長州,在 1864 年 12 月 16 日,完全包圍長州,但這時,長州籓突然開始裝孫子了,道歉、認錯,一副真心悔改的樣子,幕府也就撤兵了。不過,幕府始終覺得這結果太便宜了長州藩,於是在 1866 年 6 月幕府再次出兵,然而,此時的長州藩也非吳下阿蒙,經過兩年的臥薪嘗膽 ,已經全面改用西式訓練和洋槍洋炮,這一役,幕府被打得哭爹喊娘,逃竄遠遁,自此,幕府威信盡失,再難指揮各藩政府。


第二次的長州戰爭證明幕府已經失去統治日本的能力,這時,幕府空有中央政府之名,卻已無中央政府之實。當時要求幕府返還權力和土地予天皇的「大政奉還論」甚囂塵上,幕府不得已只好虛與委蛇,假意改革。其他藩士也不是傻瓜,幕府的以拖待變計劃被識破,氣到炸鍋的各藩武士 (以長州藩與薩摩藩為主) 集結倒幕勢力與幕府在 1868 年 1 月 27 日爆發「鳥羽. 伏見」之戰,結束日本舊時代的「戊辰戰爭」就此拉開序幕。激戰後,幕府軍再次敗逃,而且內部不斷有幕臣叛變,外國政府也宣佈局外中立,內憂外患下,幕府將軍德川慶喜只得讓江戶開城投降。



德川慶喜。資料來源:readhouse.net


雖然「江戶無血開城」,但東北部,以會津藩為首的「奧羽列藩同盟」仍持續效忠幕府,頑強抵抗。1868 年 8 月的會津戰爭是最關鍵的一役,歷時一個月,會津藩戰死 3000 多人,包括由未成年男孩所組成的「白虎隊」,許多人兵敗集體自殺。倒幕軍繼續向北挺進,前幕府海軍奉行榎本武揚在北海道建立「蝦夷共和國」頑抗,但國家與人的命運一樣,都會歷經興衰治亂,時代選擇了明治政府,而幕府則像櫻花般,在清風的吹拂下凋謝,歸入塵土。1869 年 6 月 26 日,榎本武揚開城投降,成立 125 天的蝦夷共和國覆滅,戊辰戰爭結束,也標誌了德川幕府長達 264 年的統治結束,新時代就在累累白骨中站立起來了。


武士的時代結束了,日本由最初的驚恐、憤怒、盲目、迷網到決心走上全面西化一途,政變、暗殺、外國侵略和日本的全國內戰交織成一個血腥的修羅場。戰火的灰燼,彷彿訴說著舊時代的消逝,武士刀被埋入歷史的塵土中,血色的帷幕慢慢落下,最驚心動魄的「幕末」時代謝幕。此時,黎明的旭日漸漸升起,朝陽灑落在這個滿目瘡痍的土地上,日本的未來將何去何從? 


(未完待續)

0 則留言

Kommentare


bottom of page